正文_第九章离奇被困 - 最后一个阴阳师

正文_第九章离奇被困

“离奇死亡?” 我听到黑衣老者的话之后,心里面十分的疑惑,我望着他准备再一次发文的时候,他只是对我挥了一下手,显然是不想多谈这些事情,或许我只是一个外人,他觉得没有必要告诉我的这些事情! 他望了我一眼,说道:“好了,现在已经不早了,你们还是早一点睡觉,明天起来的时候,你们就赶紧离开这个地方,这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也不是一个好地方,哎…………” 他说完之后,就转身离开了这个让人无法淡定,同时也感到畏寒畏冷的诡异客厅。 薛凝望着他渐渐消失的背影,拉了一下我的胳膊,小声的说道:“王根生,我觉得这个地方真的很诡异,而且这客厅还躺在一具发福的女尸,晚上怎么睡得着啊!” “大小姐,这附近可就这一个村子,而且我今天走了一天,浑身上下一点儿力气都没有,我可不想陪你去荒郊野外睡觉。” 我摇了摇头说道,打望了一下四周,每当我的目光停留在那具黑色棺材上面的时候,身体就会情不自禁的颤抖一下,吓得我连忙转身走向黑衣老者给我指定的房间。 我进入房间之后,发现房间里面放在两张木床,收拾得还挺赶紧的,走了一天的路,我现在是十分的疲倦,我也没有多想,走到其中一张床上,倒头就睡了起来,赶了一天的路程,没有什么比在床上可以好好的睡上一觉更加舒服了! “混蛋,你等一下我。” 薛凝见到我走了房间,气急败坏的在原地跺了跺脚,也迅速的跑进了小屋,她进入房间之后,我已经睡着了,她气得小脸发白,心理面暗暗的骂道:没心没肺的小混蛋,你怎么不去死呢。 薛凝就这样一个人站在床前叽叽咕咕的说了一大堆话,见我是真的睡着了,只能走到另一张床睡了起来。 就在夜深人静的时候,院子里面里面传来一阵幽怨的声音:“臭道士,赶紧滚出村子,否则,明年的今天就是你们的忌日!” 现在已经是下半夜,我睡觉有些浅,稍微有些动静,就会被惊醒,我听见屋外传来的声音,努力的睁开眼睛,使劲的揉搓了一下我的眼睛,就在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眼前一片漆黑,什么东西都看不见,而且周围十分的安静,我的床位跟薛凝的床位挨着不远,我居然连她的呼吸声都听不见,这让我有些害怕起来! “难道我的听觉出现了问题?” 我小声的嘀咕了一句,然后从床上跳了下来,就在我的起跳的时候,头却像撞到了木板,直接被反弹了下来,我摸着已经被木板撞着破皮的脑袋,小心翼翼的摸索着四周的环境, 我不知道我自己现在处于在一个什么样的环境,我只能靠着自己的手小心翼翼的四处摸索,我现在唯一庆幸的是,我的装东西的挎包还在。 这里面放着许多画符咒的东西,还要一些捉鬼的法宝,要是现在东西都不见了,我现在肯定已经绝望了,我毕竟只有十七八岁,也是第一次出来单独历练。 我缓慢的从挎包里面摸出一张符咒,摸出一张烈火符,嘴里面念着符咒的咒语,然后将符咒扔在前方,下一秒,烈火符顿时就燃烧了起来,但是这火光十分的短暂,只维持了一秒钟的时间,就化为黑色的灰烬。 虽然这符咒燃烧的时间十分的短暂,但是我已经看清楚了周围的环境,我现在是在一个完全封闭,十分狭窄的空间里面,说简单一点,我现在就像躺在一个比较大的棺材里面,但是在空间的右上角,有一个手指大小的缝隙,住够我呼吸外面流通进来的新鲜空气,不至于缺氧死掉。 “这是什么地方?我不是在睡觉吗?” 我十分害怕的退到空间的边上,我虽然是一个道士,但是毕竟才刚刚入门,对于这种事情,我心里面更多的是恐惧,可是为了活下来,我只能给自己壮胆子,用力敲打了一下空间边上的木板。木板只是轻微的动荡了一下,接着传来一阵回声,没有人回应,还有一些常年累积在木板顶部的灰尘从上面脱落下来,落了我一脑袋的灰尘! 一脸颓废的我,只能放弃了这种笨拙的办法,这时候,一股熟悉,但是让人作呕的气味传入了我的鼻尖,这股子味道我十分的熟悉,要是没有猜测的话,就是刚才大厅里面,黑衣老者女儿尸体腐烂的味道。 问道这一股味道之后,我只能让自己冷静下来,开始回想起事情的经过,我受到爷爷的嘱托,下山前往张家村捉鬼,在途中遇到了薛凝,然后在一个黑衣老者的家里借宿,还发现了一句腐烂的女尸。 难道黑衣老者有问题?想到这里,我的眼睛睁大,额头上面已经开始泛起了冷汗珠,难道我就要死在这个地方了吗? 我还没有娶妻生子,我还有大好的青春年华等着我去挥霍,不,我不能就这样死了! “不……我一定不会死,我要活着从这里走出去。” 我再一次的给予自己一点儿安慰,然后从挎包里面摸出一张烈火符,嘴里面念着咒语,再一次把符咒扔了出去,在微弱火光的指引下,我开始寻找出口。 找一会儿之后,我发现这个地方除了刚才那个手指大小的缝隙之外,已经在别无其它可以逃生的地方,为了活下来,我从挎包里面摸索了一阵,找到一把开过光,拿来杀黑狗,杀公鸡的匕首。 我拿着那把还算锋利的匕首开始敲打附近,大约二十多分钟之后,我发现自己有些头昏,身上的力气也逐渐变小了,呼吸也呼吸越来越重,我这时候才发现,消耗过度,这缝隙传来的氧气已经不足以给予我需求。 由于氧气的供养不够,我只能坐下来休息一会儿,擦了一下额头上面的汗水,给自己回复一下体力。 就这样,大约休息了五分钟之后,我最终还是把目光放在了那个缝隙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