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第八章黑棺女尸 - 最后一个阴阳师

正文_第八章黑棺女尸

由于我不想睡荒郊野外,只能再一次敲了一下门,说道:“老爷爷,我们真的是迷路了,没有地方去,求你让我们借宿一晚上吧,明天天亮,我们就立马离开!” “王根生,要不,咱们不住这个地方了,另外在找一个地方吧?” 薛凝拉了一下我的衣服,小声的说道。 可是就在这时候,原本紧闭的小院门,传来一声“咔吱”的开门声,一位身穿黑色衣服,年大约六十岁左右的老者打望了一下我跟薛凝两人。 他叹了一口气说道:“既然你们实在是没有地方去的话,那就跟我来吧,但是我要提醒你们一句,要是三更半夜听到敲门声,或者什么奇怪的声音,你们可千万不要害怕,就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听到黑衣老者的话,我下意识的点了点头,不知道为什么,我望着他的眼神,心里面顿时泛起一丝不安,我觉得这个黑衣老者的言行举止十分老者诡异,就当我准备跟着黑衣老者进去的时候。 薛凝在一旁拉一下我的衣角,说道:“王根生,你不要说本小姐没有提醒你,这个地方很不太平,你千万要小心一点,到时候要是有意外发生的话,我可没有办法照顾你!” 我听到薛凝的提醒,不由的有些想笑,不由的调侃道:”你照顾我?就刚才那样子,我不照顾你就不错了。 “哼,我好心好意的提醒你,你居然把我的好心当成驴肝肺!”薛凝听到我话之后,冷哼一声,望了一样前方的黑衣老者,微微的皱了一下眉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走吧,别发愣了” 我提醒了薛凝一句,然后跟着黑衣老者来到他的客厅,当我前脚踏入客厅的那一刻,顿时就给吓傻眼了,我看到那个不大的客厅里面居然放着一具棺材,不,准确的是说应该是一具黑色的棺材,白色的布在黑色的棺材上面围绕了几圈,棺材底部放在一盏用菜籽油作为燃料的长明灯,棺材头部放在两根红色的蜡烛,一些流失水份的水果! 我踮起脚跟望了一样棺材内部,发现黑色的棺材里面放在一具已经发福很厉害的女尸体,女尸的身体已经全部浮肿起来,脸色的肉都烂掉了许多,要是走进一点,完全可以看见那白色的蛆虫在女尸那已经溃烂的皮肤里面供来供去。 闻着从棺材里面传出来的一阵阵腐臭,慕容雪连忙捂住精致细腻的琼瑶鼻,以免胃液再次翻腾的起来,她做梦都没有想到,诡异的小院居然还躺着一位全身溃烂的女尸。 黑衣老者似乎看出了我的疑惑,不由的叹了一口气说道:“小伙子,你们千万不要害怕,这棺材里面睡的是我的女儿,她不会害你们的!” 黑衣老者说完之后,指了一下旁边的一间屋子,应该是准备让我今天晚上跟薛凝睡的地方! 我听到黑衣老者的话之后,微微的皱了一下眉头,爷爷跟我说过,人死了之后,要是不入土为安是不能投胎转世的,而且我发现黑衣老者原本还有些血色的脸,在看到这幅棺材里面的女尸之后,变得十分的苍白起来。 我不知道他是悲伤还是其它的什么原因,还是说了一句:“老人家,既然你的女儿已经死了,为什么你不让她入土为安?你这样一直保留她的尸体虽然可以睹物思人,但是却不能让她投胎转世,你这可是害了她!” 黑衣老者听完我说的话之后,楞了片刻,叹了一口气说道:“小伙子,不是老头子我固执。而是小女死得十分的蹊跷,我不忍心让她含冤而死,在事情没有搞明白的时候,我是不会让她入土为安的!” “含冤而死?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有些疑惑的问道。 黑衣老者望了我一眼,叹了一口气说道:“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大约半年前,咱们这一个村子的人基本都是木匠,小日子还算过意得去,可是在几个月前的一个晚上,一群穿着黑衣服的人,在我们村子后面挖掘了一座古坟,从那天以后,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破坏了风水的原因,村子里面的人接二连三的离奇死亡,弄得是人心惶惶,最先死的是一个老太太,那是一个下雨的晚上,老太太在自己的房间里面上吊自杀了!” 我刚准备说话的时候,薛凝拉着我的衣服,有些疑惑的问道:“上吊自杀有什么诡异的?老太太也许是跟家里面的人吵架了,又或者因为其它的事情,心里面有些想不开,然后就自杀,这很正常吧?” “正常?一个岁数比我还大的老太太,身下没有任何东西,就这样在几米高的房梁上面上吊(农村那种老房子,一般房梁都很高),你觉得怎么可能?”黑衣老者解释道。 听到这里,我把心里面的疑惑说了出来:“也许是别人杀的,然后故意弄成这样的也说不定,这种事情应该去老太太的家里面了解一下,看一下老太太最近一断时间有没有跟人发生过节,跟家里面的人相处是不是很融洽!” “不,不会出现这种情况!”黑衣老者摇了一下头说道:“老太太的儿子十分的孝顺,不会干出这种事情,最关键的一点,老太太的身上没有任何伤痕,屋子里面的东西也是没有受到破坏,吊死的人,尸体很好分辨的,要是先被人勒死在上吊的话,肯定是一样的!” 我望了一眼黑衣老者,然后问他:“听你这口气,你是觉得你们村子里面有脏东西?这样的话,为什么你们不花一点儿钱,去请一些道长来帮你们把这些脏东西全部清除掉?” “唉”黑衣老者望了我一眼,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你说的这个办法,我们不是没有试过,村子里面的人也凑了很多钱,去请道士,可是每一次村子里面花钱请来的道士都会不明不白的悴死,就这样接二连三之后,没有一个道士敢来咱们村子里面清除这些脏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