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第七章村庄借宿 - 最后一个阴阳师

正文_第七章村庄借宿

就在我准备叫醒薛凝,问她要不要跟我一起走的时候,原本那些躺在地上正在焚烧的腐尸突然站了起来,动作十分缓慢的向我走了过来,走了几步之后,腐尸身上的火已经熄灭,虽然腐尸身上的火已经熄灭,但是他身上臭味并没有散去,我闻着差一点吐了出来。 我准备逃跑的时候,发现薛凝居然还愣在原地,没有办法,我只能来一次英雄救美,一把拉着薛凝退后了几步,否则刚才那行动缓慢的腐尸肯定会伤害她! 薛凝被我拉出来之后,望着那全身浮肿,腥臭四处散发,眼睛有一个,没有一个,肚子里面的内脏全部露了出来,顿时脸色一阵苍白,胃部一阵阵的翻腾,下一秒,吐出一大堆还没有消化的东西! 看到薛凝这幅模样,我心里面乐开了花,这一次终于有机会打击一下这个高冷的女人:“哎,我还以为你们龙虎山的传人多厉害,原来连这一点小事情都受不了,你还是干脆找一个男人嫁人了,踏踏实实的过日子吧!” “哼,本小姐不是受不了,这是女人的天性而已,不要说本小姐不给你机会,这些玩意就交给你搞定” 薛凝说着,一脸厌饿的退后了几步,心里面很怕这些让人作呕的东西沾在她的衣服上面,她虽然是龙虎山的传人,但是也毕竟是一个女人,心里面对这些恶心的东西,多少还是有些抵触! 听到薛凝这样说,我没有反驳,的确,这是一个锻炼我的机会,我再一次的从身上摸出几张没有用的黄纸,按照阴阳笔记本上面记载的画血符的方法,咬破我的手指,在黄纸上面画了一道血符,心里面默念着阴阳笔记本上面所记载的咒语! “众生多结冤,冤深难解结,一世结成冤,三世报不歇,我今传妙法,解除诸冤业,闻诵志心听,冤家自散灭” 就在我念完咒语,准备把画好的血符扔在腐尸身上的时候,一声略显得苍老,十分尖锐的声音的在黑暗的星空响了起来。 “哪里来的小孩子,一点也不懂规矩,这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赶紧滚出这个村子,否则你们将死无葬身之地!” 听到突然传来的声音,我吓了一大跳,手中的血符咒也收了回来,赶紧走到薛凝的身边,我知道,现在最安全的地方莫过于这个女人的身边,起码她从小就学习这些东西,肯定要比我厉害得多! 薛凝见到我的举动之后,一脸得意的笑了起来,仿佛像一个战斗胜利的母鸡一般。 薛凝望着黑暗的星空,冷冷一笑道:“既然人都来了,为什么不敢现身?” “好厉害的小妮子,你就这么肯定我会出现?” “你当然会出现,因为你怕有人破坏你的计划!” 薛凝得意的一笑,然后把目光投向四周,我不知道她在干什么,但是应该是在找出那幕后的黑手,同时我的心里面也十分的奇怪,为什么她就能够猜到这腐尸的背后有人? 见到两人居然无视我的存在,这让我心里面十分的不爽,我好歹也是茅山的传人,就算现在是一个不入流的小道士,起码也给我一点儿尊重吧? 想到这里,我一咬牙,做出了一个很大胆的决定,我从薛凝的背后走了出来,走到那些恶心的腐尸跟前,把手中手中的血符贴在了腐尸身上。 贴完血符,我刚退后了几步,耳边就想起了一阵巨响,刚才那些完好无损的腐尸,顿时变成一堆腐烂恶臭的人肉沫,腥臭的腐肉味,随着微风在四周弥漫而开。 说心里面,要不是经常跟在爷爷的屁股后面跑,刚才闻道这股恶心味道的时候,我差一点就吐了出来,一个大男人当着一个漂亮的女人面吐,那我就丢脸丢大发了! 当然,我不吐,不代表薛凝不吐,就当她望着不远处那些腐尸的肉沫,刚才已经平稳的胃,再一次的翻腾起来,接着跟刚才一样,又吐出一堆没有消化的食物。 “你一个女人还真的不适合干这一行职业!” 我无奈的看了一眼薛凝,又望了一下黑色的星空, 提议道:“薛凝,现在可不是咱们吵嘴的时候,我觉得这个村子十分的诡异,咱们还是一起走吧,今天晚上找一个地方睡一晚上,明天一早就赶紧离开这一个村子!” 我说完这一句话,就赶紧向村子里面走去! “哎,等我一下!” 薛凝望着我的走了之后,气的直跺脚,随后也脚下加快了步伐追了上来。 很快,我跟薛凝两人就找到一个还亮着灯火的小院子,说实话,对于睡觉的地方,我并不是很挑剔,但是薛凝就不一样了,她是一个女孩子,还是一个有些洁癖的女孩子,望着眼前这一幕,微微的皱了一下眉头,显然是不喜欢这一个地方。 我刚准备敲门的时候,眼角的余光瞟到脸色苍白的薛凝,心里面不由的有些好笑,她好歹经常跟着自己的爷爷出去接一些任务,难道她还没有适应这一种生活? 但是转念一想,她毕竟是一个女孩子,我还是不跟她计较,只能出言安慰道:“薛大小姐,这里可不是你龙虎山,咱们就别挑三拣四了,睡这里,起码有一个遮风挡雨的地方,总比睡荒山野岭好一点吧?反正我不管,你不睡,我睡,我可不想在荒山野岭喂蚊子!” 我今天赶了一天的路,加上刚才经历过腐尸,不管是精神上还是身体上,都有些累了,现在本来就是天黑了,是阴盛阳衰之时,睡小院肯定比睡外面好! 想到这里,我用力敲打了一下小院的门,喊道:“请问一下,有人吗?我们投奔亲戚迷路了,现在天黑了,不知道可不可以借一个地方睡觉?” “这个地方不适合你们逗留,你们还去别的地方吧!” 就在我敲门不久,那破旧不堪的小院,传来一声苍老的声音,我听到院子里面传来的声音,不由的皱了皱眉头,难道这老人家怕我是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