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第六章诡异的村子 - 最后一个阴阳师

正文_第六章诡异的村子

“恩” 面对这样的情况,我只能点了点头,既然爷爷都这样说了,我也不能反驳,毕竟这一切都是为了我好。 其实别看我已经十六七岁,我很少外出的,加上小时候体弱多病,几乎是不怎么出门,现在有几乎出一次远门,抛开心里面的恐惧,我觉得还是蛮不错的! 很快,我就收拾好了一些简单的行李,跟一些捉鬼的东西,其实虽然我只学习了一个星期的茅山法术,但是由于常年跟着爷爷一起外出,这些东西的用法我几乎是精通,只是那时候没有正式的拜师,使用不出这些东西的威力而已。 大家不要以为照着一本秘籍跟阴阳师的笔记本心得,就可以练成茅山法术,要是没有拜师,就算你学会咒语,跟这种东西的用途,你也发挥不出他的威力,就像你拿着银行卡去取钱一样,就算你手上有银行卡,但是你没有密码,一切都是徒劳而已! 就这样,简单的一番收拾之后,我背着一些简单的行李跟爷爷交付给我的笔记本心得前往年轻男子给我的地址出发,由于刚刚开始解放,村子里面是没有通车的,所以不管去什么地方,基本都是靠步行! 我从早上走到晚上大约八点左右的时候,天色已晚,我不由的加快脚步向前面的村子走去,当我快要踏进村子的时候,顿时愣了起来,感觉有些奇怪,太阳刚下山,正是阳气逐衰阴气渐盛之时,为何前面的村子阴气如此之重?这其中一定有问题,我在原地疑惑了一阵,但是没能看出其中蹊跷,只能徒步走入村庄。 我刚进入村庄的时候,眉头不由的皱了起来,我发现那村口破旧不堪的村子门口堆放着几具浑身发黑,已经开始腐烂的死尸,一股刺鼻的腐臭再四周弥漫开来,我无奈的摇了摇头,从怀中掏出几颗爷爷临走时候,给我的珠子,爷爷跟说过,这种珠子是拿来去除尸体异味的。 我小心翼翼的向尸体走去,将手中的定尸珠放进尸体的嘴里面,随后从怀中掏出几张黄色的符扔到尸体身上,我把咒语在心里面默念了起来,奉吾师之命,承借天地法则,以邪恶入体,威光普照,灭,急急如律令! 可是当然按照笔记上面所记载的办法实行之后,并没有到达我想要的结果,地上的那些腐尸没有任何的变化,这让我顿时就疑惑了起来,难道这些腐尸不受符咒控制?可是这些符咒是专门拿来焚烧尸体的,没有道理没有效果啊! 我望着地上那原封不动的腐尸,心里面顿时服气一股不服输的气势,再次从自己的身上掏出几张符咒,扔到腐尸之上,按照阴阳笔记本上面记载的符咒在心里面给默念了一遍! “神罡附体,三五交并,借天地之雷,渡道家之法,神形俱灭,急急如律令。” 可是接下的事情,让我变得颓废起来,对,你们没有猜错,这一次地上的腐尸依旧没有什么变化,这让我有些着急了起来,一股强烈的挫败感顿时升起,我心里面十分的不服输,难道我一点也琢磨到阴阳笔记本其中的奥妙? 我一脸不服输的望着地上那原封不动的腐尸,把身上那些自己制作的符咒拿出来,然后慢慢的走到那些腐尸,我观察了一会儿,突然想起一个事情,我好像没有盖章,符咒要是没有盖章,是使用不出效果的。 想到这里,我突然恍然大悟,从身上的背包里面也掏出爷爷给我的印章,念着咒语,把刚才那些没有盖章的符咒依次盖上印章,然后扔在腐尸身上! 就当我把手上的符咒扔在腐尸身上,下一秒,原本原封不动的腐尸顿时就烧了起来,那些带着腐臭的黑烟徐徐上升。 处理完事情的之后,我就准备里面,毕竟现在天色以晚,要是我还不进入村子里面,今天晚上就只能睡荒山野岭。 就在我捂着鼻子准备离开的时候,一道熟悉,十分好听的声音在我附近响了起来,“咦,难道你们老王家没有人了?居然派你这一个病秧子出来办事情?” 说这话的青春美少女不是别人,正是龙虎山的传人的孙女‘薛凝’她爷爷跟我爷爷都是茅山道士,只是不是一个门派而已,我们两家的关系说不上好,但是也不算太坏,毕竟都是正统的道家弟子,大家都是为了降妖伏魔,就算是有不愉快,也是因为道术上面的理解分歧而已! 我小时候可没少被这个女人欺负,所以我对她并不是很感冒,但是处于礼貌,我还是说了一句:“薛凝,你怎么也出山了?难道你爷爷让你执行什么任务?” “关你什么事情?不过让我好奇的是,王爷爷怎么舍得派你这个病秧子下山?”薛凝说完这一句话之后,望着我刚才焚烧的腐尸,看得有一些出神,似乎那团黑烟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我望着眼前这一切吓得身上的汗毛全部立了起来,你们想一下,在一个有些诡异的村子门口,地上堆放着一些乱七八糟,正在燃烧的腐尸,一个长得十分水灵的美女就这样傻傻的望着那些腐尸。 这种场景,吓得我大气都不看出,我总感觉自己的身后好像有什么东西,不,应该是说是有一双眼睛就这样盯着我看,观察我的一举一动! 我刚准备叫薛凝的时候,发现那团黑烟居然久久的不肯散去,这让我心里面又有些疑惑起来,这黑烟应当散去为什么一直凝聚再一起? 我刚进去村子的时候,就发现这村子里面有些不对劲,按照阴阳笔记本里面所记载,这应该是有东西出世了,可惜由于的道法太浅,没有办法算出是什么妖物。 我实在是想不出这其中的原由,我碰了一下旁边的薛凝,问道:“薛凝,你道法厉害一点,你知道为什么这些黑烟一直凝聚在一起,不散开吗?” 薛凝好像傻了一样,没有理会我说的话,面对眼前的这种情况,我无奈的一笑,我好像想得有些多了,她以前老是欺负我,现在又怎么会回答我的问题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