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第四章鬼上身 - 最后一个阴阳师

正文_第四章鬼上身

爷爷若有所思的望着前方,然后摸了一下我的脑袋,说道:“根生,你记住,你以后要是把爷爷的本事学会之后,千万不能干伤天害理的事情,老天爷是有眼睛的,人做多了坏事,终究是会遭到报应的!” “恩!” 我点了点头,一脸疑惑的望着爷爷,为什么刚才要对那个妇女说这样一番话呢?为什么对方听完之后,反而走得更快了呢? 这时候,爷爷似乎看出了我脸上的疑惑,拍了一下我的脑袋说道:“是不是很好奇刚才的事情?心里面很想知道?” 我点了点头,因为我知道这一切肯定不会这样简单,否则爷爷刚才不会那样生气,也不会跟妇女说那些话。 “刚才那名妇女没有病,身上现在只剩下一点阳气,要是她这一点阳气也散掉的话,那就真的死亡,没人可以救她!” 爷爷望着远方,叹了叹气说道:“刚才那名妇女和鬼魂生活在一个屋檐下面,还心甘情愿的给鬼上身,用这种方法来换取不义之财,就算是死,也是咎由自取,怪不得旁人!” “跟鬼魂生活在一个屋檐下?鬼上身?” 我听到这里,脑海里面就浮现出昨天晚上那名黑衣老婆婆来勾魂的画面,浑身打了一个激灵,我先前就站在那妇女身边那么近,难怪总感觉有些心神不定,我不会是被那鬼给盯上了吧,想到这里,双手几乎是下意思的抱着爷爷的手臂,因为这样挨着爷爷,我的心里面才会觉得踏实! “对,鬼上身,你还记得,爷爷以前跟你说过请鬼上身的事情吗?” 我的点了点头,我以前听爷爷说过“鬼上身”又称,过阴,摸吓,摸瞎,驱鬼等(各地民俗叫法不同)。传说中能够过阴的人,生下来是不会哭的,而按照常理,不哭的孩子是活不下来的,但是他们非但可以活下来,而且比其他人要聪明得多,只是他们从懂事开始,就知道自己何时会死去。过阴者的第一次过阴往往是无意识的,在自己睡梦中发生的,这个就像身体发育到一定时候的自然反应一样,当然,并不是十分确定在某个年纪。” 他们对自己的梦记得很清晰,也会逐渐意识到自己在过阴,当然,有些人会保密,有些人会利用这个做些别的事情。你的妻子很可能在帮助别人,或许,她意识到自己何时何地会死,总之,过阴者一定会回到自己的出生地,如果她预感到自己的死期的话。 鞋子的摆放,决定了过阴人的生死状态。过阴时,鞋子必定有一只是翻过来的,如果全部弄正,则过阴人会苏醒过来,如果全部翻过去,他们就会死去了! 但如果离开了出生地,过阴人就无法再预测他人的死期,于是也渐渐过上了平常人的生活,偶尔帮人家问死者问题。” 从事这类职业的人可以替人询问阴间亲人的近况,甚至还可以看到一些一般人看不到的东西,而这类人,每一次替人过阴都要收取不菲的报酬, “爷爷,我记得你说过,这鬼上身可是会害人的,刚才那个妇女为什么一意孤行呢?”我有些不明白的望着爷爷,难道为了钱真的可以连自己的性命都不要吗? “哎,这些事情说不清楚,有些人为了这些身外之物,不顾及自己的性命,也很正常!” 爷爷说完之后,转身回屋子里面,我也连忙跟了进去,进屋子之后,爷爷拿出一本有些泛黄的秘籍放在我的手上,然后让我跪在王家的列祖列宗的面前磕头,磕完头之后,爷爷嘴里面不知道念着什么咒语,然后伸出手指在我的脑袋上面比划了几下,这简单拜师入门仪式算是完成了! “根生啊,你这辈子注定要吃这一碗饭,爷爷也只能做一个引路人,接下来的路应该怎么走,就要看你自己了,这一本秘书上面是咱们王家历代祖师爷游历写下的心得跟一些捉鬼秘术,你千万要用心学习啊!” “恩” 我拿着手上那本泛黄的秘籍点了点头,一脸兴奋的向自己的房间走去,开始研究这一本将会成为传奇的捉鬼秘术! 就这样,我拿着那本爷爷给我的秘籍研究了大概一个星期左右的样子,一天早晨,一个似乎有些熟悉的声音在外面响了起来,紧接着一个熟悉的身影从门外一脸慌张的跑了进来,一进门,就直接跪在了地上。 这熟悉的声音不是别人,正是上一次来我家里面闹事的年轻男子,我一脸疑惑的望着他,难道他的姐姐又出什么事情,来我家里面找麻烦了吗? 这时候,爷爷听到外面的声音,急急忙忙的从房间里面赶了出来,当爷爷望着地上年轻男子的时候,语气不温不火的说道:“你来干什么?” “大师,对不起,上一次的事情都我的错,我不该对大师无礼!”年轻男子见爷爷这样说这后,连忙在地上开始磕头道歉,说道:“大师,求求你救一救我的姐姐。我求你了!” 我知道爷爷肯定知道眼前这么年轻男子在说些什么,可是他却摇了摇头说道:“你姐姐生病应该送去医院,我这是抓鬼的地方,救不了你姐姐的病!” 虽然爷爷这样说了,但是年轻男子并没有放弃,依旧在地上跟爷爷磕头说道:“大师,上次真的多有得罪,你要怪就怪我,千万不要怪罪的我姐姐,求求你跟我去救一下我的姐姐吧,我知道,只有你可以救我的姐姐!” 听到年轻男子这样说,爷爷皱了皱眉头说道:“你姐姐让你来找我的?” “不是的,是我自己来的,我姐姐跟她婆婆做车回家了,我假装做其他的车,然后悄悄的跑回来,我姐姐不让我打扰大师您,但是我不想我姐姐就这么离去,高人,求求您了,您就发发慈悲,救救我姐姐吧。” 见到眼前这样的情况,我有些于心不忍的望着爷爷说道:“爷爷,既然他这样可怜,咱们就救一下他的姐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