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第三章人死复生 - 最后一个阴阳师

正文_第三章人死复生

爷爷的话,让那些围观的人群更加的吵杂起来,这些人,有的是围观群众,有的是死者的亲戚和同村的人,他们是被那老妇人给煽动到这里来了,此刻听到爷爷说人没死,他们脸上写满不可思议的神色,开始在下面议论起来! 我也是百思不得其解,这人明明已经死了,爷爷怎么说没死呢?难道是为了推脱责任故意这样说?但是爷爷不是这样的人啊。 “你…………你不要胡说八道,我…………我姐姐都已经断气了,你居然还昧着良心说没死,我看就是一个江湖骗子!”年轻男子急了,直接冲着爷爷吼道。 “我王霸天从来不说家话,难道你不希望你姐姐还活着?” 爷爷狠狠的瞪了年轻男子 一样,爷爷的眼神十分凌厉,光是这一个眼神就让那名闹事的年轻男子语塞,支支吾吾半天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爷爷这话一出,不光是现场这些围观的人群有些骚动起来,就连我都有些不可思议的望着爷爷,这名躺在地上的妇女明明就已经失去了生命的气息,为什么爷爷要说这名妇女没有死呢? 在我的印象里面,爷爷可不是一个喜欢推卸责任的人,而是一个一言九鼎的人,不可能干出这种指鹿为马的事情,既然爷爷说这名妇女没死,那就一定没有死! 就在我跟所有人疑惑的时候,爷爷走到那名已经没有气息的妇女跟前,嘴里面不知道念着什么样的咒语,然后伸出那双有些老茧的庄稼手在妇女的脑袋上面,胸口上面,猛地用力一拍。 就在爷爷拍下去的时候,年轻男子这时候,已经发怒起来,嘴里面大声吼了一句:“老不死的,不许碰我姐姐,否则我跟你没完!” 当然,爷爷完全没有理会年轻男子说的话,依旧拍了下去,就在这时候,现在所有的人,也包括我,全部都目瞪口呆起来,原本已经没有生命气息的妇女,被爷爷这猛地一拍之后,居然苏醒了过来,只是脸色有些苍白,跟停尸间那些已经死去的尸体并无两样。 “这…………这怎么可能?人怎么会没有死?” “天呐,这…………这不会是诈尸吧?” “诈尸?我胆子小,你可千万不要吓唬我,这可是大白天,怎么会诈尸呢?” 就在所有人一脸疑惑的望着已经有意识的妇女之后,那名原先已经没有气息的妇女此刻已经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努力的想要从担架上面站起来,可能是刚刚醒来的缘故,身上没有多少力气,试了几次,都没有办法从担架上面站起来。 “姐…………姐,你…………你没死?”年轻男子见状,只是短暂的惊讶之后,连忙上去扶起担架上面妇女。 夫妇望着自己的弟弟跟婆婆还有跟多的亲戚都在旁边,脸色带着一丝疑惑的表情,她其实自己也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我望着刚才已经死掉的女人这时候从地上爬起来,也是吓得不行,连忙躲着爷爷的身后面,其实这一种场面我不是没有见过,我以前也有跟爷爷一起去做过一些任务,也遇见过一些死人,但是眼前这名妇女虽然死而复生,但是她脸色没有丝毫的血色,也不属于那种生病之后的脸色,反正就是异常的恐怖。 爷爷见到我这样害怕,用那双长满老茧的手拍了拍我的肩膀,嘴里面念着静心神咒语:太上台星,应变无停,驱邪缚魅,保命护身,智慧明净,心神安宁,三魂永久,魄无丧倾。 不知道为什么,爷爷念完咒语之后,我整个人都清醒了许多,刚才那颗还扑通扑通跳个不停的小心脏,这个时候已经平稳了许多,估计是心里作用吧,其实又不是遇见脏东西,所以刚才完全是我自己在吓自己! 平稳许多的我,把目光放在了年轻男子跟那妇女身上,这时候,年轻男子已经把事情的原原本本全部都跟妇女说了一遍,妇女听完年轻男子的话之后,将目光投向了爷爷,当她的目光跟爷爷那凌厉带着煞气的目光碰撞在一起的时候,妇女原本就是十分苍白毫无血色的脸更加的苍白,她连忙将自己的视线挪开,视乎故意在逃避爷爷的视线! 爷爷见到中年妇女醒来之后,没有以往那种和蔼可亲的脸色,而是一副很厌恶的神情说道:“好了,既然现在人没有事情,就证明我王霸天的符咒没有什么问题,这一次你们来闹事情我就不追究了,下一次不分青红皂白就来我王家闹事,就不要怪我老头子不客气!” 爷爷的话刚落音,年轻男子走到妇女跟前询问了一番,妇女不知道跟年轻男子说了什么,后者脸色带着一丝不自然的神色,便退到一边,而妇女则是对着爷爷鞠躬道谢:“王道长,谢谢,你这一次的救命之恩!” 但是爷爷似乎好像并不买账,我记得他以前从来都不是这样的,以前街坊领居有个大房小事情,爷爷都是一马当先的冲在前面去帮忙,为什么今天救人之后反而还是一副这样冷淡的模样? 妇女见爷爷不领情,也没有在继续说话,而是让自己的弟弟扶着自己,跟着那些亲戚,拿着地上的担架转身离开这样,那些围观的村民见没有热闹可看,也失去了兴致,全部都回去忙活庄稼去了。 虽然我刚才有一些害怕,但是现在我心里面还是很高兴,如果这女人真死了,不管是不是因为爷爷符咒的原因,总不是一个好兆头,毕竟爷爷可是一个爱惜名声大过于金钱的阴阳风水师! 就当我拉着爷爷准备回家去的时候,爷爷皱着眉头,似乎在思考什么事情,就当妇女跟他的弟弟走很远的时候,爷爷突然对着妇女大声喊道:“你要是还想在继续活下去,就别在干这些违背天意的事情,这种昧着良心,伤害自己生命的钱,我劝你不赚也罢!” 爷爷说完之后,我以为按照农村人知恩图报的习性,对方起码会说一句谢谢什么的,我没有想到妇女听完爷爷的话之后,身体微微的一愣,然后拉着自己弟弟的手,脚下加快了脚步向远方走去,完全没有要回头的意思! 那来闹事的一家人走了之后,我一脸好奇的拉着爷爷的胳膊问道:“爷爷,你刚才为什么要跟那个妇女说那些话?我怎么一句话也没有听懂?刚才那个妇女难道不是生病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