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第二十章芭蕉树流血 - 最后一个阴阳师

正文_第二十章芭蕉树流血

薛凝听到这个声音,脑袋一片空白,应为她附近除了我就是罗雨,不可能有其它人,那…………那就是说,刚才跟她说话的是那颗芭蕉树? 想到这里,薛凝吓得一脸激灵跑到我的跟前,把刚才她听见的事情给我说了一遍,我听完之后,脸色变得凝重起来。 罗雨见薛凝在我的耳边叽叽咕咕的说话,连忙望着我问道:“小道长,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问题?有事情你要告诉我啊!” 我摇了摇头,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我学着阳阳笔记本上面所记载的办法,把罗盘拿了出来,把罗盘放在女鬼爬过的窗户上面,又把爷爷给我的符咒贴了一张符咒在窗户上面,弄完这一切之后,我就跟薛凝还有罗雨三人在等天黑。 一天的时间过得很快,我们三人吃完晚饭之后,就坐在房子的大厅里面,现在天已经慢慢的黑了下来,但是我们没有点煤油灯,因为现在这个时候不时候点灯,不知道是紧张的原因,还是其它的什么原因,我们三人就这样坐在椅子上面一动不动。 大约晚上十二点的样子,院子外面已经响起了‘沙沙’的声音,不知道是风吹着树叶的声音,还是有人拖着脚步在地上走动,听到我头皮有些发麻,虽然我这一次帮人家捉鬼,但是这也还是我第一次面对这些脏东西,心里面多少有些紧张。 那阵奇怪的声音,不停的在移动,最后在院子门口的时候停了下来,一个沙哑的声音在院子外面响了起来:“就这样几张破符咒就敢出来班门弄斧?你以为就这些能够阻挡我?” 那阵沙哑的声音刚刚结束,外面的院子门就被一股强烈的阴风吹开,这股阴风吹得让我不由的打了一个冷战。 我坐的位置正面对着大门,我睁大眼睛望着院子外面,但是我却什么都没有发现,眼前依旧一片漆黑,这让我的心里面不由的慌乱了起来,我连忙从身上掏出一张符咒,扔在空气当中,配合着咒语,符咒在我扔出去之后,门外立刻响起了“哧啦”一声,一股白烟升腾起来。符咒的光线在此时突然灭掉了,屋子里再次陷入了漆黑之中。 就在这时候,坐在我身边的罗雨突然大叫了一声,然后直接爬在地上,跟蜘蛛一样,在地上用四肢开始爬行,而且嘴里面还发出一阵阵奇怪的声音。 “不好,按住他!” 我知道薛凝不会让我失望,别看她是一个女孩子,她可是龙虎山的传人,拳脚功夫可比我厉害很多,真的打起来,我估计几个人都不是她的对手。 我心里面清楚,这个罗雨肯定是鬼上身了,我喊完这一句话之后,连忙从挎包里面掏出一张定魂符咒,走到薛凝按住的罗雨身边,把手上的这张定魂符咒贴在了他的额头上面,这张定魂符咒顾名思义起到是定魂的效果,为了不让他的魂魄被回魂彻底占领,只能先用这符咒把他本身的魂魄保护起来。 贴完符咒之后,我脑海里面仔细的回忆起阴阳笔记本上面的咒语,我前面跟大家说过,这个符咒必须要配上咒语,才能够让符咒的威力变大。 “太上老君教我杀鬼,与我神方,上呼玉女,收摄不详,登山石裂,佩带印章,头戴华盖,足摄魁罡,左扶六甲,右卫六丁。前有黄神,后又越章,神师杀伐,不避好强,先杀恶鬼,后斩夜光,何神不伏,何鬼敢当?急急如律令。” 我的咒语刚刚念完,罗雨的嘴里面就发出了刚才小院外面那阵沙哑的声音,然后我看见一道黑影就要从罗雨的身体里面向外面钻出来,我连忙拿起一道驱鬼符咒打在黑影身上。 “啊…………”那道黑影大叫了一声,被我打在了屋子的墙壁上面。 这一切还没有结束,在那黑影被我打到墙壁上面之后,我连忙拿起一支爷爷留给我毛笔,染上大公鸡的鲜血,在那墙壁上面,学着阴阳笔记本上面所记载的锁鬼阵法,画了一个锁魂阵,这个阵法一旦形成,那道黑影就没有办法在阳间害人。 “无知小儿,赶紧放我出去!” 在我阵法形成的时候,那道沙哑的声音从墙壁里面传了出来,但是声音很小,要不我现在就在墙壁跟前,估计没有办法听到这个声音。 就在这时候,院子外面的芭蕉树,其中的一个有些瘦小,枝干有些发黄的芭蕉树开始破裂,但是诡异的是,这破裂的芭蕉树里面并没有流液体,而且流的鲜血,一股殷红的鲜血从芭蕉树的枝干里面流了出来,原本就没有多少生机的芭蕉树已经渐渐的失去了色彩。 我望着那已经失去了色彩的芭蕉树,以为这就已经结束的时候,一道沙哑,有些冰冷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这没有用的老家伙,果然是老了,还说给咱们找替身投胎,现在连自己都被困住了,幸好咱们没有相信他的鬼话!” “你就别说这种风凉话了,昨晚你你狼狈逃窜的时候,你忘记了!”另一个声音冷冷地响起。芭蕉树的树枝剧烈地颤抖起来,几个不同的声音七嘴八舌地吵了起来。 我没有理会这些声音,而是望着墙壁,冷冷一笑的说道:“你就别指望杀人找替身投胎转世了,你藏身的躯壳已经毁掉了,你这一辈子就在这墙壁里面好好的呆着吧!” 那道黑影听到我说的话之后,在墙壁里面挪动了一下,声音已经沙哑的说道:“无知小儿,你别太得意,它们是不会放过你的,嘿嘿,食物,美味的食物,下一个就是你!” 我听到他这沙哑干瘪的声音,身体下意识的颤抖了一下,然后,我把目光放在地上的罗雨身上,由于附在他身上的鬼魂已经被克制,所以他现在已经清醒了过来,跟正常人差不多,只是身体有些疲倦,这是属于正常现象,一般被鬼魂短暂的上身之后,身体会出现疲倦,要是长期上身或者跟鬼魂呆着一起,就会阳气流失,最后阳气灭绝死亡。 薛凝望了我一眼,说道:“没有想到你还有这一手,我以为今天我有机会出手的,没有想到风头被你抢走了,真不愧是茅山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