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第二章符咒害死人 - 最后一个阴阳师

正文_第二章符咒害死人

虽然我出生在茅山世家,但是由于爷爷从小不让我接触这样脏东西,所以我还是一个小白,心里面也一直很好奇,所以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下来。 爷爷见我答应下来,满意的点了点头,便走出了房间,第二天还在睡梦中的我,被外面一阵喧闹的声音吵醒了,我揉了揉稀松的眼睛,穿好衣服爬下了床。 我刚走到院子外面,就看见爷爷一脸怒气的吼道:“你们能不能冷静一点,你儿媳妇的真正死因到底是什么,现在还没查出来,真要觉得是用了我的符箓才出的事情,那么你可以去找医院来进行检查。” “有什么好检查的,明明就是你的符咒出了问题,现在还推卸责任,虽然我老太婆没有读什么书,但是也知道一些你们这一行的门道,全部都是一些装神弄鬼的家伙。今天你要是不拿出一个说法,我们就不走了,我张家人也不是什么都可以欺负的!”一位穿着布衣的老太太撒泼的说道 “什么叫做装神弄鬼?谁说我王霸天要赖了,我当风水师这么多年,在这一代的信誉还是十分不错的,如果这一件事情真的是我的错,我肯定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但是你们也别想诬陷我王霸天,那就不好意思,你们肯定是找错人了!” 爷爷的这话倒是一下子震住了不少人,人群的混乱一下子给止住了,我在外面也是听得频频点头,爷爷处理突然事情确实是挺有一套的。 其实,像今天的这种事情,爷爷已经处理了很多次了吗,很多人慕名前来找爷爷要符咒,也有家属来闹,但是都被爷爷一一化解了,按爷爷的话说,老王家的符咒永远不可能害死人,我不知道爷爷是太过于自信,还是真的很有本事。但是在后来我的道术生涯里面,爷爷的本事都无不让我惊讶。 爷爷的语气有些缓和的说道:“我王霸天在这一代不管是信誉还是道术都是数一数二的,你们到时候可以上医院,去做检查,如果真是因为我王霸天的符咒的问题,那么该怎么赔,该怎么处理,我们一定会让你们满意的。” 光靠来硬的肯定是不行的,爷爷开始软硬皆施,安稳住这些人,看到这些人都沉默不语了,爷爷也是暗地里松了口气,虽然符咒不会害死人,但是要是把事情闹大了会影响爷爷在这一代的名声,一个阴阳风水师的名声比钱财这是身外之物重要很多。。 “大家别听这个老头的,他是在骗我们的,我一个表哥以前也是吃药吃死了,结果上医院去检查,医生说是心脏病发作,这个老头肯定会收买医院的,就要他们现在拿出个交代,不然咱们就把这他的东西都给搬走。” 人群之中突然传出来一道尖锐的声音,这道声音让刚刚有些冷静的人群又再次混乱起来,我一听到这话,顿时有些不知所措起来,就在我不知道该怎么阻拦这些人的时候。 爷爷气运丹田,发出一阵怒吼,道:“都给我住手。” 我后来才知道,爷爷用的是道家里面的镇字诀,是直接作用于魂魄的,这些人被爷爷这声一喝,全部都吓了一跳,随即纷纷转过身子,一脸惊悚的望着头发有些发白的爷爷。 我听到了这声音,却是抹了把头上的冷汗,刚刚这局势真是很凶险,要是爷爷那一嗓子没有镇住这些人,这个家就真的要被砸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刚才听到爷爷的声音,那一颗提着的心就放下了,就好像找到了主心骨一样。 怒吼完的爷爷,就这么沉着脸走到人群中,人群自动给让开了一条道路,而我则是胆战心惊的跟着爷爷身边,时刻注意着人群中的动静,最重要的保护住爷爷的安全,虽然爷爷的道术很厉害,但是毕竟也是一个老头,而我是一个正直壮年的少年,为了防止突然出现的意外,我必须跟在爷爷身边。 爷爷见到我的时候,会心了笑了笑,没有说话。 当爷爷走到人群中的时候,看到被放在院子地上的一副担架时,眉头皱的更紧了,那担架上盖着一块白布,从白布的凸起程度来看,很明显白布下面是躺着一个人。 爷爷蹲下身子就要去掀地下担架上的白布,一位年轻的男子突然一把拦住了爷爷,面色不善的看着他,质问道:“你想要干什么?” “我当然是观察哪里出了问题。”爷爷铿锵有力的说道。 爷爷的话刚落音,这年轻男子更是直接就一拳就朝向爷爷的脸挥去。 “啪!” 不过年轻男子拳头刚挥出来,我刚准备用身体去帮助爷爷挡住这一拳的时候,却发现年轻男子被另外一只手掌给包住,直接将他的拳头给握住了,再也不能前进分毫。 出手的自然是爷爷,爷爷从进入群中,便一直保持着高度警惕,就是怕这些死者的家属会做出一些不理解的举动。 “就是你这黑心的老板卖的假符咒才害死我姐姐的,我要打死你。” 年轻男子虽然被爷爷抓住了手,但还是冲着爷爷恶语相向,另外,先前说话的一位老妇人也跟着就要朝爷爷冲过来,好几个男子似乎也是要动手。 我一见情形不对,立马挡住爷爷身前,刚要开口解释,爷爷却突然掀开那白布看了一眼,望着刚才那撒泼的老妇人,一脸阴沉的说道:“赚这种钱,你也不怕给你孙子造孽?这种昧着良心的钱,还是不要赚的好!” “你……你…………你不要胡说八道!”老妇人被爷爷盯得有些发毛,说话的时候,明显的有些口齿不清! “胡说八道?既然你们敢抬着人来我这里闹事情,难道就没有一点儿心理准备?”爷爷又指了先前朝他挥拳的年轻男子,年轻男子在爷爷的目光鄙视下,眼神开始左右闪烁,不敢和他对视。 “也幸亏是遇到了我老头子,否则这人就这样不明不白的给你们弄死了,摆了,摆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今天就大发善心,救她一命!” “你…………你是说。我……我姐他没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