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第十九章看风水 - 最后一个阴阳师

正文_第十九章看风水

“还睡?真的搞不懂,最近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你居然还能睡得着!”我望着刚刚睡醒的薛凝,说道:“昨天晚上我发现了脏东西,你这几天最好注意一点,你要知道,我只是一个半吊子,真的遇到厉害的东西,你别指望我能搞定!” “行了,一个大男人,怎么比女人还啰嗦?”薛凝白了我一眼,然后开始穿上鞋子,跟着我一起向外面走去,我跟薛凝两人来到院子外面的时候,看见一位二十多少的年轻男子站在外面,他的脸色十分苍白,看不见任何血色,而且身子时不时的颤抖一下,这让我觉得有些不对劲。 薛凝望着院子外面的年轻男子,然后又望了我一眼,有些疑问的问道:“这位大哥,不知道你找谁?” 年轻男子没有回到薛凝的话,直接走到我的面前,“扑通”一声,跪在了我的跟前,拉着我的小腿,哀求道:“小道长,救我,你一定要救救我,昨天晚上要不是你及时出现的话,我就没有办法看见今天的太阳了!” 我还没有来得及说话,薛凝就问了一下年轻男子的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当她知道了事情的经过之后,一脸疑惑的望着我,似乎在说,你昨天晚上出去的时候为什么不叫我? 面对薛凝的疑问,我尴尬的一笑,然后直接把地上的年轻男子给扶了起来,“这些大哥,咱们有什么事情好好说,别下跪,我不比你大,你这样会折我寿的!” 通过交谈,我知道这么年轻男子的名字叫做罗雨,是这个村子里面的人,昨天晚上也是他家里面出现了脏东西,他这一次过来是想要让我去帮他看一下风水之类的东西,我没有拒绝,因为我心里面也很想知道昨天那道黑影到底是什么脏东西。 况且我现在还是一个半吊子阴阳风水师,多经历一些这样的事情,才能让我迅速的成长起来。 就这样,在罗雨的带领下,我跟薛凝两人跟着他身后,就在我跟薛凝两人进入到院子里面的时候,我就感觉这所房子阴气沉沉,整个院子里面的温度,要不外面冷上几度,我微微皱了一下眉头,望着罗雨问道:“你这个地方的阴气很重,你一个人的阳气根本没有办法驱散这股已经凝聚成形的阴气,你最好离开这个地方,否则你活不过一个月。” 罗雨听完我说的话之后,连忙解释道:“小道长,这可是我祖传的屋子!我要是连祖上留下来的东西都没有办法包住的话,我还有什么脸面去见九泉之下的列祖列宗?” 听到罗雨这话的口气,我心里面多少知道了一点,要是我没有猜错的话,他应该很早就知道他这间祖屋应该有什么问题,否则的话,他也不会一大清早就来找我,让我帮他看一下家里面的风水之类的东西。 我跟薛凝两人在院子里面转悠了一下,我走到一簇芭蕉树附近,我下意识的打了一个冷战,好像这芭蕉树下面的温度还要冷很多,我顿了一下,然后学着阴阳笔记本上面所记载的算命手法,对着这一簇芭蕉树算了起来。 当我掐指一算,算道中指的时候,发现怎么也掐不过去了,这时候,我算是明白,为什么这芭蕉树下面会比其它地方的温度冷许多,原来的这树下有冤魂,阴气太重,所以,我才会感到寒冷! 我这辈子最恨的就是别人欺骗我,而且还是这种有求于我的人,我皱着眉头望着罗雨:“你这芭蕉树下面死了人,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还要什么事情瞒着我?要是你不肯说,那就只能跟你说一声对不起,这一件事情,我无能无力!” 罗雨听到我这样一说,吓得连忙拉着我的手臂,叹了一口气说道:“小道长,你可真是厉害,没有想到这个都没有算出来了,这一件事情,我也不是有意要瞒着你,我这就把事情的原原本本告诉你!” 就这样,罗雨把最近房子里面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前几天夜里,外面没有月亮,屋子里漆黑比无。那时候他正打算上床睡觉的时候,窗户在无风的情况下“吱嘎”一声,自己打开了一条缝。 就在他就起身去关窗,却见到一只没有丝毫血色的手从窗户缝中伸了进来。他拿着木棍就这样傻傻的站在原地,他住的独立小院,怎么会有只手伸进来,他的第一反应是以为家里面来了小偷。 然后,他小心翼翼的从房间里面找到一根木棍,打算等小偷进来时给他闷棍。可是,下一秒,他却见一颗女孩的头颅如同面条般慢慢从窗户缝里溜了进来。 女孩的头发很长,遮挡住了半张脸,而露出来的那半张脸已经全部腐烂,而且上面已经爬满了蛆虫! 他当时吓得一动也动不了,只能眼睁睁看着女孩的全身都如同面条般从窗户缝里挤进来。她好像没有双腿,正用极度扭曲的姿势爬到窗户上面,然后她歪着头死死盯着他,一边用力敲起窗户,一边冷冷的笑着:“拿命来,拿命来…………” 女孩子望着他咧嘴一笑,语气十分阴森,凄凉的说道:“死,你们都该死,这个地方的人都该死,全部都要死…………” 随着女孩子的话说完之后,他跟前的窗户也开始晃动起来,晃动的动静也越来越大,但是这种晃动没有持续多久,女孩子从窗户上面爬了下来,捡起地上的眼珠,撩起挡住脸的头发,那里露出一个干瘪的黑窟窿。女孩将眼珠塞进黑窟窿后,“嘻嘻”笑着从窗户缝里爬了出去。” 他吓得瞬间瘫坐在地上,身上的衣服已经完全湿透,仿佛刚刚洗过一般,那颗心脏跳动的速度很快,好像就要从他的喉咙眼里面跳出来一眼。 我听到这里之后,冷冷一笑道:“你还真是命大,没有想到这样,你都还可以活下来,看来,我有必要在这里住上几天!” 薛凝听到我这个决定之后,脸色顿时浮起一丝微笑,好像她遇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一样。 决定下来之后,我们三人向房间里面走去,就在薛凝走到芭蕉树旁边的时候,心里面一阵心慌,她耳边似乎听到了芭蕉树树叶的声音,紧接着,一个十分沙哑的声音传入她的耳朵:“嘿嘿,食物,又来一个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