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第十八章深夜黑影 - 最后一个阴阳师

正文_第十八章深夜黑影

小道长?他怎么知道我是道士?难道是薛凝告诉他的?应该是这样,面对黑衣老者脸色的哀求的神情,我沉思了片刻之后,想起邓琪领走时候跟我说的话,我只能点了点头:“好吧,那我就多待几天!” 黑衣老者见我答应下来之后,带着一脸微笑拖着那有些缓慢的脚步离开了原地! 我见他走后之后,摇晃了下一脑袋,便向自己的房间走去,我最近一直都待在邓琪给我设计的迷幻阵里面,整个人已经十分的疲劳,我觉得先养精蓄锐,在去想其它的事情。 大约办个小时的样子,我睡得有些模模糊糊的时候,被一阵敲门声给敲醒了,紧接着,一阵有些凄凉,又有些诡异的声音响了起来。 我竖起耳朵听了一下,发现这个声音不像是从人嘴里发出来的,而且最关键的一点,这声音让我有一种惊悚的感觉,是那种打心里面的惊悚! 这个时候我没有办法就这样待在屋子里面,我望了一下,发现薛凝嘴角带着一丝微笑,还是睡梦当中,为了不打扰她睡觉,我轻手轻脚的拿起房间里面的煤油灯离开房间。(那时候解放没有多久,一般家里面都是煤油灯,蜡烛都是奢侈品) 我离开房间之后,仔细的听了一下,发现这声音好像的隔壁传来了,我打开院子的门,走到隔壁门口,敲了一下门,院子里面就发出一阵很响的东西碰撞声,吓得我连忙缩回了手。 就在我准备再一次敲门的时候,小院的门“吱嘎”一声开了,我抬头望了一眼,发现小院一片漆黑,看不到一点灯光,我小心翼翼的用手上的煤油灯照了一下前面,顿时吓得头皮发麻。 我看见院子里面躺着一个人四肢着地,他抬头望着我,我发现他的脸上全部都是鲜血,而且他好像并没有死一样,嘴角还时不时的冒出一股子鲜血! 看到眼前这一幕,我提着煤油灯的手已经有些颤抖起来,我提心吊胆的望着四周,我很想知道到底发了什么事情,地上这个人到底是怎么死的,是人为,还是那些脏东西干的! 就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躺在地上的人,身旁出现了一个黑影,那黑影望着我咧嘴一笑:“嘿嘿,你是我的食物,下一顿的食物!” 黑影说话的声音有些沙哑,有些凄凉,我听得是头皮发麻,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了一下,我以前跟着爷爷的时候,也没有见过这种画面,这一次出门,刷新了我的很多世界观! 黑影说完转过身,冲着屋里面另一个人快速地爬了过去,并在我惊恐的注视下,用白绫将另一个人死死的勒着,哀嚎声再次响起,屋子里那个人用哀怨的眼神盯着我,嘴里哀嚎的人断断续续地喊着:“救…………救命!” 我知道救人如救火这个道理,我虽然心里面很害怕,但是该说鼓起勇气,从身上掏出一张爷爷给我的驱鬼符咒,拍打小屋里面,把符咒贴在了被黑影上身的人身上。 我嘴里面念着阴阳笔记本上面所记载的咒语,我记得爷爷跟我说过,符咒固然厉害,可惜要是没有咒语,就等于一个成年人失去了双臂,战斗力下降了一大半! “太上敕令超汝孤魂,鬼魅一切,四生沾恩,有头者超,无头者生,鎗殊刀杀,跳水悬绳,明死暗死,冤曲屈亡,债主冤家,叨命儿郎,吾台前,八卦放光,湛汝而去,超生他方,为男为女,自身承当,富贵贫贱,由汝自招,敕就等众,急急超生,敕就等众,急急超生。” 我的咒语刚刚念完,还没缓过神,小院的门便被人用力地敲得“砰砰”直响。我这时候不敢分心,因为眼前的冤魂还没有搞定。 突然,门“吱嘎”一下子打开了,紧接着又“砰”的一声重重关上了。我猛的一回头发现背后没人,黑影也消失不见。 我收起手上的符咒,回想起刚才的白绫,难道刚才逃走的黑影的吊颈鬼?我这时候想起刚进入村子里面的时候,黑衣老者跟我说的话,我现在终于相信那名老太太不是自杀,而是被这脏东西害死的! 就在我沉思的时候,我听到我住的院子也响起了“砰砰”的直响。我连忙跑回去,发现院子的门“吱嘎”一下子打开了,紧接着又“砰”的一声重重关上了。除了门”砰……“作响”四周没有任何诡异的现象。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站在院子外面沉思了片刻,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也没有响起那些诡异的声音,我望了一下四周。发现没有任何异常之后,我转身回到了屋子,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被睡意带入了梦乡。 “食物,你是我食物,嘿嘿!” 我睡得有些朦朦胧胧的时候,耳边响起了沙哑的声音,还伴随着一阵阵吞咽口水的声音。 我顿时从睡梦中惊醒了,我摸了一下脸,发现上面有些湿漉漉的,而且黏黏糊糊的,吓到我连忙从床上爬了起来,这时候天色已经逐渐亮了起来,房间里面除了还在睡觉的薛凝之外,并没有发现其它异常。 我暗自松了一口气,自从上一次被邓琪带入幻境之后,每一次睡觉都有些疑神疑鬼,生怕一觉醒来之后,我又出现在那个人不人,鬼不鬼的阴冥殿! 由于房间里面比较阴暗,我想打开窗户,呼吸了一下新鲜空气,就在我打开窗户的时候,我发现一个黑衣爬在地上前进,那个黑影好像发现了我的存在,回头望着我一笑,嘴动个不停,似乎在跟我说什么。 我望着那道黑影的嘴型,他似乎在跟我说:“食物,嘿嘿,你是的食物!” 黑影说完这一句话之后,咧嘴一笑,迅速的爬出了院子,就当我准备追出去的时候,小院外面响起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跟呼喊声! 睡梦当中的薛凝听到这急促的敲门声之后,揉了揉眼眸,声音庸散的嘀咕道:“谁呢,还让不让人睡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