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第十七章离开迷幻阵 - 最后一个阴阳师

正文_第十七章离开迷幻阵

邓琪见我答应之后,咧嘴一笑,然后我见她从身上掏出一张好像是用血侵染过的黄纸,接着,她咬破了手中,在那张不知道用什么血侵染过的黄纸上面画了一些,我看不懂的符咒。 画完符咒之后,她嘴里念念有词:开通天庭,使人长生。三魂七魄,回神返婴。灭鬼除魔,来至千灵。上升太上,与日合并。三魂居左,七魄守右。静听神命,亦察不祥。邪魔速去,身命安康,急急如律令。 就在她念完咒语之后,房间跟棺材全部都消失不见,我回到了眼前这个熟悉的村子,心里面不由的松了一口气,总算是从那个鬼地方逃出来了! “记住你答应我的事情,我会来找你的!” 邓琪神情复杂的望了我一眼,扔下这一句话之后,就转身离开了原地。 我望着她渐渐消失的背影,心里面有些发毛,我总赶紧什么地方有些不对劲,好像我从离开爷爷之后,这一路上都没有消停过,我总感觉我的背后,有一只黑手把我渐渐的推向了深渊,到达某种目的。 “你要离开吗?” 在我想事情的时候,一道冰冷没有任何感情的声音把我从沉思里面带回了现实,我定眼一看,发现这个声音的主人不是别人,而是在迷幻阵里面遇见的王涵。 我一脸紧张的望着不远处的王涵,这女鬼为什么也会从迷幻阵里面出来?难道我这几天在迷幻阵里面遇到的事情全部都是真的? 虽然她长得很漂亮,不像我以前遇见的那些鬼青面獠牙,面目狰狞,可是她毕竟是一个鬼,我是一个胆子不怎么大的阴阳风水师,心里面多多少少还是要有些恐惧。 她见我半天没有说话,有些疑惑的望了我一眼,说道:“你怎么不说话?你这是要去什么地方?你为什么不带我一起走?” 面对她的质疑,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为了不让身边有一个鬼跟着,我决定冒险一次,学着爷爷以前捉鬼的办法,从挎包里面掏出一把石灰粉扔在她的身上。 就在我石灰粉扔出去的时候,原本准备隐身的王涵突然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我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从身上拿出一张黄纸,咬破了手中,在黄纸上面画了一道符咒,在符咒形成的那一刻,符咒仿佛有灵性一样,直接向她飞了过去。 就在我洋洋得意,以为计谋成功的时候,那道原本吓唬王涵的符咒突然像断了线的风筝,缓缓的落在了地上,而我受到符咒的反噬,被一股力道弹飞了起来,撞到一颗大树上面,由于这力道很猛,冲击力很大,我喉咙一痒,吐了一口鲜血。 我发现这时候的王涵的表情冷酷,甚至是有些残忍。她的手一指,旁边的石头,在一次向我的方向砸来,眼看就要砸到我的时候,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跳了起来,躲避掉她的攻击。 我知道现在只能努力把她的情绪安抚下来,否则的话,我就死定了,我一咬,一把抓住她那有些冰冷的手腕,讪笑道:“我刚才就是跟开玩笑,你千万不要当真,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的!” 被我抓住手的王涵微微楞了一下,然后,挥动了一下手臂,那飞在空间的石头瞬间落在了地上,她语气冰冷的说道:“相信你一次,不许在我面前耍花样!” 听到她这句话,我顿时就松了一口气,其实我刚才心里面还是很害怕的,毕竟对方是一个女鬼,要是她以为我这是在轻薄她的话,那我就死定了! 就在我准备走的时候,我发现她一直望着我,我下意识的低下头,这才发现,我居然一直抓着她的手臂没有放手,把我吓了一跳,赶紧甩开她那有些冰冷的手臂。 就在我放开手的同时,她也楞了一下,我以为她会发火,可是接下来的一幕,却是出乎了我的意料,她居然抓住我的手放在她的脸上,虽然动作有些木讷,但是似乎很喜欢这种感觉一样。 她这一个举动,吓得我全身汗毛竖起,现在我是人在鬼屋下,不得不低头,只能由着她,不敢动弹。我的掌心里在她精致的下颌,冰冰冷冷,像一块温润的玉。 就这样持续了没有多久,她最后放开了我的手掌,没有隐形,就这样向村子里面走了出去,在她快要走进村子里面的时候,突然对我回头一笑,“你的手很暖,我很喜欢!” 难道她希望我?我被脑海里面奇怪的想法吓了一跳,人鬼殊途,我脑海里面怎么会生出那样的想法?我暗自笑了笑,加快步伐向村子里面赶去,我走到借宿的小院门口,敲了敲小院的门:“薛凝,薛凝…………” “王根生?” 就在我敲门不久后,小院里面响起一声久违的熟悉声音,让我心里面激动起来。 “对,是我,赶紧开门!”我在外面大声的回答道。 很快,薛凝就把门给打开了,就当我准备进屋的时候,薛凝一把抱住我的腰,脸色还带着一丝委屈的神情,询问了我这几天去了什么地方,为什么把她一个人留在这里。 如此小女儿一般的薛凝,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但是现在不是解释的时候,我只能一把推开薛凝,安慰了一下,因为我的心里面清楚,这个小院肯定有些不对劲,但是由于我现在的道行比较的浅,所以没有办法看透这其中到底有什么古怪。 就在我跟薛凝两人进屋子的时候,黑衣老子慢吞吞的出现在我们跟前说道:“小道长,你终于回来了,你这几天不在的时候,小凝姑娘都快急疯了!” 今晚没有月亮,院子外面只隐约有个淡淡的轮廓,几乎没有一丝光亮,满屋漆黑,黑衣老者的出现,让整个画面变得有些诡异起来。 薛凝听到黑衣老者的话,下意识的望了我一眼,接着,脸色一红,跺了跺脚,跑进了小院隔壁的小屋。 薛凝转身进屋之后,黑衣老者收起脸色的微笑,换上一副哀求之色望着我:“小道长,你可以在我们的村子里面多待些时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