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第十三章是人是鬼? - 最后一个阴阳师

正文_第十三章是人是鬼?

这些鬼魂看不见我,我很快就走出了阴冥殿的范围,当我走到之前暗道门口的时候,一阵寒风吹过,原本就很阴沉的阴冥殿突然之间变得诡异起来。 起初这个地方还有一丝月光,原本在月光的帮助下,我刚才还能看到一些附近的情况,现在月光不见了之后,阴冥殿顿时就变得乌漆墨黑,简直就是伸手不见五指,仿佛阴间的十八层地狱一般。 虽然看不见大致的情况,但是我现在已经走到了暗道的门口,只要小心的摸索一下,就可以很快的离开这个地方,就当我准备离开的时候,身后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我定眼一看,发现一个脸色苍白的年轻男子在乌漆墨黑的地方向我走了过来,我发现这个年轻男子不是别人,正是晚上给我底纸条的蒋天。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我发现来人不是邓琪跟王婆婆的时候,心里面顿时就松了一口气,刚才紧张的心算是落了下来。 蒋天并没有回答我的话,而是对着我冷冷的一笑道:“我是特意找你的,帮你超度!” 帮我超度?超度这个对于我这个茅山世家出生的人一点儿也不陌生,我以前跟着爷爷出去走脚的时候,可没少帮人家超度,可是超度这个词语不是应该放在鬼魂身上吗? 脸面疑惑的我,问了他一句:“你帮我超度什么?” “你是已经死了,你是鬼,你说帮你超度什么?” 蒋天的声音又细又尖,话刚落音,他伸出白净的手指向我的脖子伸了过去。我一点儿准备都没有,吓得向后退了几步,由于天太黑,我一脚踢在了石头上面,摔倒了在地上。 蒋天抓住了这个机会,他那双白净的手就这样死死的掐在我的脖子上面,我努力的挣扎,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浑身上下去使不出一点力气。 难道我就这样死了吗? 随着蒋天越来越用力,我的意识越来越微弱,没有坚持多久,我两眼一黑昏死了过去,也不知道过了过久,我被一股寒风吹醒了过来,耳边的风声哀怨连绵,仿佛鬼魂哀怨一般。 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我依旧躺在棺材里面,但是这一次跟以前不一样,我睡的变成跟前点着一堆白色的蜡烛,我吓得连忙从棺材里面爬了出来。 不爬出来不要紧,这一爬出来,吓了我一大跳,发现我身上居然穿着一身黑色的寿衣,我连忙摸了一下身上,幸好,不幸中的万幸,我身上随身携带的做鬼道具这些东西还在,这让我松了一口气。 就在我沉思的时候,小屋外面传来一声“吱”的声音,随后小屋门从外面被推开了,邓琪面无表情的从外面走了进来。 我见到邓琪之后,望着她问了一句:“我为什么会穿着寿衣?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你不应该就这样走的!”邓琪望了我一眼,走到我身边,叹了一口气说道:“在你进入古墓的时候,我就打算救你出去,原本你只要就这样安稳的待上几天,王婆婆走了之后,我就可以想办法让你走,可惜,你现在回不去了,回不去了!” 我望着她,一脸不解的问道:“你…………你刚才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回不去了?” 邓琪望了我一眼,叹了口气道:“我想你应该知道阴冥殿的传说,人原本有两个躯壳,一个在阳间,一个在阴间,人死有三魂七魄,第一个阶段是魂离,第二个阶段是魄离,第三个阶段则是游离,也就是真正的死亡。人死七天后会回魂,七天内他的灵魂处于一个三界之外的地方,经历人死后的三个阶段。” 阴冥殿就是这样的一个既不属于阴间,也不属于阳间的另一个空间。每一个死去的人来到这里,都会经生前的一切,才真正的死去,或者复活。 如果你能找到一个替代者,杀了他,那么就有机会复活,蒋天就是一个没到回魂时间的鬼,他利用你使自己成功摆脱死局。 听完邓琪的话之后,我顿时恍然大悟,我这时候才发现自己的双脚有一些发软,差一点跪在了地上,我…………我难道真的就这样死了? 我现在的脑海里面一片混沌,一脸惊悚的望着外面,心里面有一种说不出的苦楚,难道我就真的这样死了吗? 我在爷爷给我的阴阳笔记本上面看过一段记载,人死了之后是什么样子,要是生前做了很多好事情,投胎转世就会很顺利,不会受到什么痛苦,要是生前做了很多坏事情,那就肯定会下地狱,按照你前世做的坏事给你安排什么样的地狱,坏事做进的话,那肯定是下十八层地狱无疑! 我现在也不知道我是人,还是鬼,或者说是人不人,鬼不鬼,要是我还想活下去,那就要按照刚才邓琪跟我说的办法,找一个鬼来杀,不,应该是找一个人来杀,要是我靠这种残忍的手段复活的话,就算活下来,我也会感到良心不安。 “你呢?你现在是人还是鬼?” 就在我准备接受眼前这一个现实的时候,我望着眼前的邓琪,带着一丝的疑惑问道。 “是人是鬼?”邓琪被我这话问道一愣一愣的,她沉吟的片刻之后,对我说道:“在我记事情的时候,就一直待在这个地方,我也不是知道是人是鬼,或许这一切都不重要了吧!” 听到她的回答,我心情有些失落,心情复杂的我,现在什么事情都不愿意去想,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爬进我刚才睡的棺材里面,闭上眼睛休息了起来。 我不知道这一觉睡了多久,反正我醒来的时候,房间里面已经黑了下来,要不是我棺材跟前的那一对白色的蜡烛还在燃烧的话,我根本看不见任何东西! 我摇了摇头从棺材里面爬了起来,然后推开了门。刚准备走出去的时候,突然愣在了原地,一脸怒气的望着前方。 “你终于醒了”一声细细长长的声音,在小屋回荡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