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第十一章地狱之阴冥殿 - 最后一个阴阳师

正文_第十一章地狱之阴冥殿

白衣女尸把我拉近暗道的时候,我才发现,原来这个古墓里面居然还别有洞天。 白衣女尸把我拉进暗道之后,没有在理会我,而是顺着暗道一直走,我没有办法,只能硬着头皮跟着白衣女尸前进,走了没有多久,我发现前方不远处,隐隐约约的有些光线,要是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马上就要走出暗道,进入另外一个地方了。 就在走到暗道尽头的时候,我知道马上就要走到另外一个地方,就算我已经死了,起码要死一个明白,我停下脚步,望着白衣女尸问道:“我们要去什么地方?你是谁?要带我去什么地方?” “邓琪”白衣女尸望了一眼,语气十分冰冷的说道:“前方是阴冥殿。” “阴冥殿?” 我听到白衣女尸这一句话,我的吓得差一点尿了裤子,我在爷爷给我的阴阳笔记本里面看到过一段关于阴冥殿的记录,阴阳笔记本上面清楚的记载着,人有一个分身,不光阳间有一个我,阴间同样有一个我,一旦阳间的我死了,那么魂魄就会去一个叫“阴冥殿”的地方。 现在我心里面真的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死了,否则怎么会来到这个‘阴冥殿’?这种地方只有死人,不,准确的说,是应该是刚刚死去的人,才会来到这个地方。 就在我沉思的时候,白衣女尸拉了一下我的衣袖,问道:“我都告诉你,我的名字了,你还没有说,你叫什么名字呢!” “王根生,这里真的是阴冥殿?” 说实话,我不相信自己就这样死了,虽然我的道术不精湛,但是我的脑袋可不傻,好端端的在床上睡觉,为什么突然就死了? 我记得阴阳笔记本上面有所记载,要是人是正常的死亡,肯定会遇到牛头马面来勾魂,但是,我并没有遇到牛头马面,如果我不是正常的寿终正寝的话,魂魄也只能在尸体的方圆十里之类,不可能来到这个叫做‘阴冥殿’的地方! “我已经回答你了,既然你不相信我说的话,再这样继续问下去有意思吗?”邓琪冷冷的一笑,没有在理会我说的话,而是径直向前走去。 一路上,我又问了邓琪几次,可是她一句话也没有搭理我,而是一脸冰霜的继续向前走。 大约十分钟的样子,我被邓琪带到一个村壮里面,这个村庄里面不知道是不是没有人,十分的安静,我几乎听不到有人说话,也听不见猫狗的叫唤。 就在这时候,邓琪推开一座院子的门,我抬头一望,发现,里面是一座那种毕竟老式的房子,还带着一点儿清朝末尾的味道,院子中间是客厅,然后有一条走廊,走廊的尽头才是睡觉的房间。 院子的客厅站在一位老婆婆,她穿着一身黑色的麻布衣服,一双黑色的布鞋,我的脑袋顿时就嗡嗡的大了起来,这不是农村里面那些死去的老人才这样穿的吗? “王婆婆,又来了一个新人,您过目!”邓琪走到黑衣老婆婆跟前,毕恭毕敬的说道。 “你…………你们到底是人还是鬼?” 我吓得后退了一步,一脸恐惧的望着黑衣老婆婆,脑海里面跟放录像一样,把我进入村子跟借宿的经过,原原本本的回放了一次,我这时候才发现,这个村子的模样跟自己离奇死亡的村子一样,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黑衣老婆婆似乎发现了我的不对劲,一脸诡笑地望着我,眼神之中透露着一丝让人不易察觉的阴毒,说道:“是不是觉得这一切都很诡异?是不是很想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死了?” 我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觉得诡异就对了,因为你已经死了,不信的话,你试一下自己是不是可以穿墙!”黑衣老婆婆指着一旁的墙壁,望着我冷冷一笑的说道。 “穿墙?” 我迟疑了一会,仔细想了一下,好像试一下并不吃亏,我咬紧牙关,硬着头皮向前方不远处的土墙撞了过去,下一秒,我的脑子嗡的一下响了起来。 我……我居然穿过了土墙,我清楚的记得阴阳笔记本里面有所记载,有一种道术叫做穿墙术,但是,刚才我并没有使用穿墙术,为什么就穿透了墙壁? 可以解释这一个现象的只有两种可能,第一,自己真的死了,要么就是自己出现了幻觉。 就当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抬头一看,发现原本跟前的黑衣老婆婆跟邓琪两人都已经消失不见。 我到现在也没通自己怎么会莫名其妙的死了,就算借宿有问题,自己身边还要一个薛凝,她可是很早的时候,就开始独立出来接任务,处理一些诡异的事情。 要我的真的死了,那薛凝肯定也死了,为了证明我没死,我只能用力掐了一下脸蛋,由于用力过猛,疼的我哇哇大叫,脸上的疼痛绝对真实的感觉,既然我能感觉到痛,那就证明我没死。 可是,既然我没有死,那为什么刚才我可以穿墙?难道是墙有问题? 我带着一脸的疑惑走到墙跟前,用力敲打了一下刚才穿越的土墙,除了手上传来的痛意之外,似乎并没有其它奇怪的地方。 就在我准备再一次敲打土墙的时候,刚才消失的邓琪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我的身后,一脸冷笑的望着我说道:“你在这里做什么?吃饭的时间到了,赶紧过来一起吃饭!” “吃饭?鬼要吃饭?” 我虽然现在还只是一个不入流的道士,但是这些关于鬼魂的知识还是多少知道一点,鬼什么时候要吃饭了? 我虽然心里面十分疑惑,但是那双不听使唤的腿还是跟着邓琪身后走了进去。 进入客厅之后,我发现除了刚才见过的黑衣老婆婆之外,还有一个年轻的男子,长得还不错,但是脸色有些苍白,应该说是那种很诡异的苍白,像极了纸扎铺的纸糊人。 “就吃这些东西?” 我望着餐桌上面的晚饭,不由的皱了一下眉头,餐桌上面放的,居然是红蜡烛,白蜡烛,纸糊的元宝,等祭祀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