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第一章黑衣老婆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正文_第一章黑衣老婆婆

我叫王根生,是一名正宗的茅山后裔,出生在重庆丰都鬼城,但是一般人都叫我们这一行的人:阴阳风水师。 听我爷爷说,我出生的时候刚好是天狗食月,而且那天晚上下着滂沱大雨,不知道是因为我是茅山后裔的原因还是其他原因,在我懂事的时候,我发现我有着一样同龄人没有的特殊能力,那就是我能看见阴人,也就是人们口中常说的鬼魂。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从小体弱多病,有时候甚至高烧不断,而且夜里经常惊醒,醒了之后就是嚎啕大哭,据爷爷说,那声音是凄厉至极,简直不像是一个小孩子可以发出的。 而有的时候,我自己还会莫名其妙的跟着一些阴人走,而我自己是有意识的,但是双脚却不听大脑的使唤,脑海里面还时不时出现一些莫名其妙的笑声,笑声刺耳尖锐,不论爷爷用什么办法,依旧改变不了我跟阴人走的这个状况。 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我爸爸没有继承爷爷的那身本事,而是一个老老实实的庄稼汉,爷爷外出帮人看风水,捉鬼的时候,我一病发,我妈妈就带我去大城市的医院看病,但是大医院的医生都说是营养不良,所以才体弱多病,多吃点补品就好了。 妈妈听信了医生的建议,就给我吃好喝好,那时候由于爷爷是附近一代最有威望的阴阳风水师,所以家境还算富裕,倒是能够支撑我开销。 眨眼间,我从一个体弱多病的病殃殃的孩子变成一个十六七岁,眉清目秀的少年。虽然已经长大成人,但我还是一个病殃子,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 但是有一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改变了我的一生,让我从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少年变成一个阴阳风水师。 那天夜晚的夜色格外的黑甚至有些狰狞,那天晚上吹着一丝冷风,我在黑暗中醒来,睁开眼的一刻,我看见一个穿着黑色衣服的老婆婆不停的在我房间里面来回走动,不,应该说不停的来回飘,穿着黑色衣服的老婆婆似乎没有任何意识,一直循环着她的动作。 第二天,我将这件事情告诉了爷爷,爷爷听完这后眼中带着一丝道不清,说不明的精光,便对我说,让我不要想太多,这很有可能是幻觉。 如果不是因为我从小就有特殊能力,我真的会认为我出现了幻觉,或许我生下来,生在这个茅山后裔之家的时候,就注定我这一生不会就这样平淡的度过。 就在当天晚上,我正要睡下去的时候,看见昨天那个穿着黑色衣服的老婆婆拿着一根绳索,带着一脸诡异的冷笑向我走过来。 虽然我不是第一次看见阴人,但是却是第一次看见让我感到害怕的阴人。 今天晚上没有风,甚至连田鸡的声音都没有,月色也很暗淡。 我听见穿着黑色衣服的老婆婆发出一声诡异低沉,嘶哑的声音:“跟我走,跟我走……” 我猛的一抬头,看见一道黑色的身影浮现在我眼前。 虽然没有吓晕过去,但是我当时吓的面色铁青,整个脸就像是抽筋了一般。 哪怕今天偶尔回忆起来,脑海里面那张恐怖,苍白跟停尸间那种冰冻尸体并无两样。 朱红色的嘴唇,像杂草一般的头特别是那一双邪恶的眼睛。 穿着黑色衣服的老婆婆,嘴里面冒出一股阴气,“你怎么会看的见我?” 穿着黑色衣服的老婆婆说话的声音十分的低沉,根本听不出任何感情。 “我……”我结结巴巴半天没有吐出一个字,我能清楚的感觉到我的舌头打结了。 “跟我走吧,一起通往地狱,那里没有生老病死,没有世态炎凉。” 我听见黑衣老婆婆的这句话,差点没吓晕过去。 屋子里面十分安静。就算一根针掉在地上也能清楚的听见,就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我看见黑衣老婆婆伸出手,伸出那双干枯的如同树干一样拿着绳索的手向我脖子靠了过来。 只是,当黑衣老婆如同枯柴一般的手,刚挨着我的脖子,就飞快地缩了回去,接着我看见它那冰冷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惊惧。 “你……你…你不是人……” 只是,黑衣老婆婆的话才说道一半,就被人粗暴的打断了。 “哼,从来都只有我王家找鬼的麻烦,没想到今天居然会有鬼不知好歹敢来我王家撒野,你真的我老王家没人了?” 这是我第一次遇见到如此强势的爷爷,一个让我从病秧子变成阴阳风水师的引路人。 爷爷从黑暗中走来,面对黑衣老婆婆却没有一丝恐惧,虽然我知道爷爷在当地颇有威望,但是没想到面对一个鬼,也可以镇定自若。 有时候人生就是如此,那些离奇的,不平凡的,诡异的事情,往往在你还没准备好的时候就降临在了你的身上。 偏偏这种就被我这个倒霉之人遇见了。 看见这个从黑暗中走出来的爷爷时,黑衣老婆婆一脸的惊讶。 而我趁这个机会躲到了一边的角落里,眼睛直勾勾地往前看。 “我的孙子,你也敢打主意?”爷爷说了一句很霸道的话,那时候的我简直无法想象,爷爷居然敢跟黑衣老婆婆说这狠话! “你以为我老婆子就真的怕了你王霸天?”王霸天是爷爷的名字 “你真的不怕?”爷爷说着句话的时候从腰间掏出一柄由铜钱组成的剑,跟一张上面画着不知道是什么的黄色符咒。 这一刻,我看见黑衣老婆见到爷爷手上那柄由铜钱组成的剑的时候,吓的连续后退了很多步,甚至握着绳索的手都差点松开。 后来我才知道,这个把由铜钱组成的剑叫做金钱剑是历代茅山祖师爷传下来的东西。 “王霸天,算你狠,咱们还会在见面的。”黑衣老婆婆抛下这句话之后,如幽灵一般飘出窗外离开了。 黑衣老婆婆走了之后,爷爷走了过来,摸了一下我的额头,看了看我的手掌,说道:“孩子,你注定要吃爷爷这一碗饭,天意不可违,以后你就跟着爷爷。”